汉中65岁弟弟照顾77岁智障哥哥40年

华商网周金柱2017-07-17 15:44

汉中65岁弟弟照顾77岁智障哥哥40年

77岁“傻哥哥”夏科林和65岁的弟弟夏科新。

“父亲临终时对我说,二哥是个老好人,要我好好照顾二哥,我承诺只要有我一口吃的就有二哥一口吃的。”今年65岁的汉中留坝人夏科新回忆道,如今他已照顾智障二哥40年了。

“从没抱怨过,他是我们的哥哥必须供养”

7月14日,留坝县小留坝村,65岁的夏科新和77岁的哥哥夏科林正在用水泥硬化老宅的院坝,老宅剩下3间正房,是夏科新父亲留下的基业,如今供有智力障碍的哥哥夏科林居住。夏科林因为智力障碍,至今单身,一直由夏科新照顾。

汉中65岁弟弟照顾77岁智障哥哥40年

“那时候穷啊!母亲1964年就走了,父亲是1984年去世的,父母养了我们8兄妹,二哥是父亲留给我的唯一财产。”夏科新说,父亲去世前,8兄妹中大哥早已和父母分家了,四弟当年还小,剩下的姐姐和妹妹4人都嫁出去了,照顾不了二哥。“所以父亲临终时只能将二哥托付给排行老三的我。其实,我从1975年就开始照顾二哥,当时我也刚结婚,但一直和父亲住一块,没分家。”夏科新说。

夏科新妻子薛远荣说,她一直支持丈夫的决定,为他们兄弟俩做了40多年的饭,“从来没有抱怨过,他是我们的哥哥,必须供养。”

华商报记者注意到,薛远荣不善言谈,如今63岁的她听力有些障碍,她说照顾丈夫的哥哥是自己义不容辞的义务。

汉中65岁弟弟照顾77岁智障哥哥40年

14日下午,坐在院坝里休息的夏科林,点上了弟弟夏科新递上的香烟。

“从未想过是负担,这么多年都习惯了”

据夏科新的邻居何光华介绍,2014年7月,夏科林想去留坝县养老院,当时夏科新并不同意,但夏科林还是坚持去了。

“说实话,一起生活了40来年,从未想过他是我们的负担,这么多年都习惯了,所以二哥去养老院,我当时不同意。”夏科新说,但是二哥坚持要去,就让他去了。不曾想,养老院的饭比较硬,夏科林因为牙齿掉了根本就吃不了。

“2016年12月,我去养老院看二哥时,二哥告诉我,他想回家。”夏科新说,他们一家人就又把二哥接了回来。回家后的夏科林辅助弟弟放牛,在夏天,每天晚上将牛放到坡上,第二天早上再赶回来。

夏科新和夏科林哥俩几乎没吵过嘴。夏科新说,二哥偶尔啥事做错了,他也会说两句。“我没和他打过架,也没吵过架,弟弟有时说我,我不开腔,就干我的事去了,让他一个人说。”夏科林笑着说。

在农村,上了年纪的老人都有准备寿枋的讲究,弟弟夏科新说,他为哥哥准备下寿枋,为他养老送终。

汉中65岁弟弟照顾77岁智障哥哥40年

“苦日子都过来了,要为哥哥养老送终”

“父亲1984年去世时,家里真的一无所有,吃穿都是问题,父亲临终时,我就说只要有我一口吃的,就有二哥一口吃的。”夏科新说,“当年的苦日子都过来了,现在更要为哥哥养老送终。考虑到哥哥老了,我们在2010年就为他把棺木准备好了。”

华商报记者了解到,像夏科林这种未婚且有智力障碍的人,可以享受国家五保政策,农村俗称五保户。现在,夏科林每年可以从国家领到7020元的各项政策福利(五保户每年5400元,高龄补贴1020元,养老保险每年600元)。

华商报记者注意到,夏科林自己有一个钱包,里面装了五六十元零钱,是供他平时“零花”的。

“每个月给他三四次100元左右的零花钱,我们都会给二爸换成零钱交给他,二爸也有朋友,经常自己到附近小商店买酒喝买烟抽,偶尔还请他的朋友喝酒抽烟。”夏科林的侄子夏道华说,平时的酒都是他父亲买给二爸,现在二爸每天还要喝二两包谷酒。

邻居何光华说,夏科新一家这样照顾夏科林40多年很让人感动,这是夏科新家的家风,“我们这些和他们做邻居的也是耳濡目染,作为小辈的夏道华每个月还带着他二爸到留坝县街上去剪头发。”

正文已结束,您可以按alt+4进行评论